代持被黑,连带债务,这个女人是中国最悲催的女富豪

www.gmyc.org.cn 2018-1-10 网络

 

最大的风险,是没有看到风险。股权代持,对赌协议,企业家丈夫生前没有看到自己的财富风险,没有建立起家族同企业间的防火墙,让这个原本可以成为富豪的女人,“被”负债两亿!

业界新秀

小马奔腾,曾经红极一时的影视公司。

小马奔腾招揽了一批人才,张建栋、高希希、韦大军等电视剧导演,吴宇森、宁浩等电影导演均被其招入麾下。小马奔腾更是打造了包括《机器侠》、《花木兰》、《无人区》、《甜蜜蜜》、《武林外传》、《黄金大劫案》在内的多部作品。

2011年,小马奔腾的实际控股人李明,以个人名义与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建银投资公司)签署了一份《投资补充协议》。该协议中小马奔腾向投资方承诺,公司在规定日期前上市,则皆大欢喜;若失败,不仅需赔付投资方投入的4.5亿资本,还需支付高额利息。

这是一份对赌协议。成,则皆大欢喜,败,则一败涂地。但是没有人相信会失败。小马奔腾实力雄厚,李明领导有方。小马奔腾在影视界,就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所有人都明白,小马奔腾的未来一片光明。一旦小马奔腾上市成功,财富增长不可估量。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变故横生

2014年1月2日,小马奔腾董事长、创始人李明突发心肌梗塞离世。而两天前,是李明与建银投资公司所签对赌协议到期的日子。

小马奔腾由于没能在2013年12月31日前成功上市,所以,“对赌”失败了按照“对赌协议”,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需共同承担6.35亿。

在意外面前,所有人都慌了手脚。

李明身边人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到来的这么快,包括李明本人,也未做出过任何财富安排。在李明死亡仅仅20天后,李明的遗孀金燕匆匆上任,接替李明担任董事长兼任总经理职位。同时接受的,还有负债人的地位。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从一位安心在家享受生活的阔太太,到现在肩挑重任的公司董事长。如果李明没有过世,小马奔腾上市成功,她必将成为中国屈指可数的女富豪。

然而一切没有如果。更令她没想到的是,她最后连李明的公司也守不住。

北京市工商局网站显示,小马奔腾的大股东是一家名叫小马欢腾的公司(占股45.33%),而这家公司的股东分别为李明的妹妹李萍(持股50%)、李明(持股33%)、李明的姐姐李莉(持股17%)。

金燕声称,李明的部分股份由姐姐李莉代持,但姐弟之间并未签订代持协议。李明去世后,金燕未拿到李明的遗产清单及代持股份,导致其话语权较弱。金燕与李莉、李萍姑嫂间的矛盾也在不断升级。而实际上是否真的有股权代持的存在,大概只有本人知道了,毕竟李明没有留下任何的文件证明,而人性,是贪婪的,在亲情面前,也是如此。

2014年11月,金燕被公司董事会罢免,法人代表也从金燕变为了李莉。金燕在这场股权争夺战中最终落败。

毒树之果

不久,因对赌协议而产生的“毒树之果”也摆到了金燕的面前。

按照“对赌协议”,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需共同承担6.35亿。而李明的遗孀金燕,也真的就被小马奔腾建银文化告上了法庭。

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金燕当然不肯。

“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金燕说,“直到被推到董事长兼总经理的位置,我才知道了‘对赌协议’的存在。”金燕说,“现在我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遗产,实际上也只有一百万。”

面对李明突然去世导致的生活变故,金燕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但她无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为什么一份我毫不知情,也没有任何签字授权的‘对赌协议’,最后却需要我来偿还呢?”金燕不敢想象。1月6日,金燕在微博上表示不服,要向北京高院申请二审。

法院到底根据什么来做出判决的呢?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这样解释:“首先,夫妻共同生活并不限定于夫妻日常家庭生活,还包括了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案涉债务即属于李明在经营公司时产生的债务...其(指李明)负担股权收购义务的前提,显然是为了盼望小马奔腾公司上市带来的经济等多方面的利益,毫无疑问,该利益亦将属于金燕,故案涉债务的产生指向家庭经营活动,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

剥茧抽丝

到底是什么使得金燕落入了现如今的境地?她的悲惨是从李明过世开始的吗?不是的。

一切从股权代持开始。

股权代持,是当前非常普遍的一种商业现象。《公司法司法解释三》也对股权代持做出了积极认定:如果隐名股东(实际出资人)与显名股东之间存在股权代持协议,并且能够提供实际出资证明,法院对于实际出资人的投资权益是予以认可的。

如果金燕能够提供相关的出资证明或股东协议,并通过电子邮件、通讯记录等证明李明对于公司的股权控制地位,她还会那么容易被赶下台吗?我们不能斩钉截铁的说不会,但是我们相信一定不会这么快。

对赌协议是整个事件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对赌协议,就是收购方(包括投资方)与出让方(包括融资方)在达成并购(或者融资)协议时,对于未来不确定的情况进行一种约定。如果约定的条件出现,投资方可以行使一种权利;如果约定的条件不出现,融资方则行使一种权利。所以,对赌协议实际上就是期权的一种形式。 李明是一个商人,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理所当然的,也有着平常人不具备的勇气。他相信自己,相信他的企业能够成功上市,所以他签下了这份对赌协议。然而现实却给了他重重的一击。成王败寇,他的失败,也是金燕的悲剧。

李明的死亡将整个事件推向了高潮。

他的死亡是突然的,他甚至都来不及做任何的安排。李明虽然可以说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他在错误在于没有提前做好财富安排。倘若他能够在签订对赌协议前,筑起一道家庭财富防火墙,将企业财产与家庭财产隔离,他的家人也不会陷入如今的境地。作为家庭的顶梁柱,他没有设想过一旦他过世,依靠他的家人将何去何从。假设他能够在生前购买一份保险,将自己作为被保险人,家人作为受益人,那么当他去世后,他的家人所获得的保险金将会被认定为个人财产,不论李明生前负担了多少债务,他的家人都可以利用这笔保险金保障生活。

“第24条”是金燕陷入如今境地的终极杀手。

截至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2月的数据显示,伴随着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逐年高发,2014年和2015年援引“24条”审理的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激增,分别高达8万余件和9万余件,2016年案发率增长至16万余件,2017年现已上网10万余件。目前因“24条”而背上巨额债务的人不计其数,金燕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代持被黑,连带债务,这个女人是中国最悲催的女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