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家族基金会,还要警惕家长基金会

www.gmyc.org.cn 2017-6-1 南方都市报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国人财富的增加,伴着《慈善法》的出台和《遗产税》的萌动,国内很多有识之士开始考虑成立或已经成立家族基金会。家族基金会逐渐成为高净值家族财富传承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成为高端财富人群践行社会责任的一个重要平台。但在社会领域一片公益繁荣的同时,慈善领域却出现了部分基金会家长化的倾向,这同样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2004年以来,慈善基金会作为慈善事业的主要组织形态,10多年间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全国基金会数量由2004年的892个增加为2015年的4784个,其中普通基金会、企业基金会、社区基金会、家族基金会百花齐放、异彩纷呈,这些不同类型的基金会丰富了慈善组织的活动内涵,也促进了慈善事业的多元发展。其中家族基金会是一个新型的形态,作为与保险、信托比肩的未来财富传承的三大法宝,家族基金会得到了国内众多爱心富豪的青睐,卡耐基“带着钱死去是一种耻辱”的名言也为家族基金会做出了最好的背书和宣传。细数国内外的家族基金会,从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到比尔盖茨基金会,再到中国的老牛基金会和巧女基金会,家族基金会无疑是当下一个冉冉升起的明星。所谓家族基金会,主要是指个人或者家族出资,由家族成员担任基金会的主要职务,个人或者家族的兴趣和意向决定了基金会未来发展的方向。家族基金会是现代社会家族私益向社会公益过渡的一个重要载体,这一组织承载的使命是以己之私实现公益之利,这一组织的成立也将宣告个人或家族所拥有的巨额财富终将属于这个社会。追踪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百年轨迹,尽管其家族成员在基金会理事会的占比人数不断减少,但洛克菲勒的家族品牌和影响力却在不断扩大,这是美国家族基金会的缩影和典型,也是美国家族慈善事业走向现代管理模式的重要代表。相比而言,国内家族基金会的发展才刚刚开始,而且国内家族基金会的功能还比较局限,比如在股权捐赠、投资实体等方面还有所限制,但这些都不能否认家族基金会在我国发展的重要意义。

相比于一片向好的家族基金会,国内有些基金会出现了家长化的倾向却是值得警惕。家长基金会是指非私人财产出资成立的基金会在公益运作的过程中,由于基金会管理制度的不足和内外监管的缺失,导致基金会逐渐出现了个别人独断专行甚至为己谋私的现象。家长基金会中的有些人将基金会看做是自己囊中的一块肥肉,举公益之力而中饱私囊。这是现代慈善组织在内外监管缺失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蜕变、寻租而异化生成的一个毒瘤,如果不加关注和应对,这种异变倾向将可能成为作呕整个慈善领域的一块鼠肉。目前家长基金会异变倾向的主要特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理事会和监事会的空心化。这主要表现为理事会中的很多理事都不理不事,徒有虚名,有些甚至都不能按时出席参加基金会的理事会,更没有充分享受和履行理事的各种权利和义务,理事会的法人治理根本无从谈起。同时监事会形同虚设,基本没有有效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更多时候仅仅是起到了花瓶粉饰的作用。空心化的理事会和监事会就是基金会的一个遮羞图章,需要时就签个名盖个章,不需要时就踢到一边了。

二是理事长或秘书长的独裁化。一个初创的基金会在成长过程中其核心领导人的推动和引领作用不可否认,所发挥的头羊效应也必须予以肯定,但要警惕核心领导出现个人专断以及一言堂的家长专制问题。特别要关注理事长和秘书长由同一人兼职的基金会,这样的基金会家长制的倾向会更明显、更严重。

三是基金会管理的私人化。以基金会为家,家会不分,公私混淆。无论是个人的吃喝拉撒,还是基金会的公务消费,都混为一谈。这类基金会的管理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其领导个人的喜怒哀乐都会有所体现,甚至有些基金会领导的家属还存在占要职、握重权的现象,这样的基金会给人一种家天下的感觉

家族基金会和家长基金会,尽管只有一字之差,却反映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倾向:一种代表了未来的趋势,值得鼓励;一种则折射出历史的倒退,值得警惕。如何在做好家族基金会的同时也警惕家长基金会的倾向?一个根本的路径,就是首先要在基金会内部构建起一个良好的治理生态,这个治理生态应该是理事会有参与有决策,秘书处有执行有责任,监事会有监督有建议,三权分立而各司其职,不要有所偏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