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可以无薪,不可以无信托

www.gmyc.org.cn 2016-4-14 财富传承管理师联盟

    88日,奶茶妹妹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婚讯公之于众,据2015年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后者净值资产74亿美元;不过,婚后的刘强东却变身无薪阶层——每年1元现金和0元奖金这样的收入水平将持续十年。

 

    两个消息先后而至,不能不让人生发别有用心的猜测:此举是东哥的个人婚姻防御战,还是董事会为企业购置的保险?是为财富筑起的护城河,还是为税收搭建的缓冲带?定论或许无从知晓,但确定的一点则是,通过这种安排,尤其考虑到背后的信托制度,刘强东已经将如今可知以及未来不可知的巨大财富加密加锁,使之免于诸多不确定的侵袭并不仅仅来自于婚姻。

升级版的财产公证

    从某种意义上,中国的《婚姻法》是建立在这样的一个常识逻辑之上,对于股票婚后增值部分就有如下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以刘强东的安排为例,87日,在京东发布的2015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同时提出了公司董事会在之前的5月批准的针对公司董事长兼CEO刘强东的一项为期10年的薪酬计划。刘强东在该方案中被授予了涉及2600万股京东A级普通股的购买权(行权),涉及股票规模约占京东总股本的0.9%。但未来10年中,公司不得再向刘强东授予额外股权,后者每年只拿1元现金形式底薪和零元现金形式奖金。
    外界据此做出了奶茶妹妹在此间离婚只能分到5毛钱的戏谑,但如果具体到法律层面来说,却有着不同的算法。按照公开的信息,刘强东所获得行权与其未来的工作表现是挂钩的,这实际上在法律上界定为劳动所得,如果发生婚变,按照中国法律,应该按照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家族信托中心主任兼首席律师李魏指出。此前广东省高院的一则判例也支持了这样的法律推定,即便是当事人在离婚之后才行使股票期权,但婚姻的另一方依然可以对这部分收益分配提出异议。因此单纯地看这样一份声明,奶茶妹妹似乎还有利可图,不过如果只是初露冰山一角连环局的话,那么结果就大为不同了。
    退回到2014年,甚至更早以前,刘强东就为其家族财富构建了一张安全而牢固的防护网,这一安排在2014年京东的招股说明书中有所透露,其中显示,创始人刘强东为第一大股东,通过Max SmartLimited持股18.8%;而在上市的前三天,即519日最后一版招股书里,MaxSmart Limited股东已经变成一家离岸信托公司;而唯一董事依然是刘强东。
    根据业内人士的一致推测,刘强东未来十年获得的一次性奖励期权与其他股权一样,同样装入了离岸家族信托之中,此举则意味着,股权和期权的所有权已经不再属于刘强东,其形式上能享受的只是收益权。
    由于无法得知家族信托的合同细节,因此对这部分期权收益的分配也就存在两种可能,李魏指出,如果只是简单地将这部分期权放入家族信托,那么就很难实现隔离的功能,因为如上所述,期权与奶茶妹的关系显而易见,后者完全可以就此提出异议,进而影响信托的安全和稳定;在另一种情况下,通过法律上的转换和设计,比如在家族信托的合同中将期权收入与未来家庭影响这一关系切断,那么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实际上,单就婚姻财产保护的单项功能来说,外界更加耳熟能详的婚前财产协议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不仅能够限定婚前财产,而且还能将婚后收入悉数网罗其中。不过,对比设计精妙的家族信托,婚前协议存在诸多不便,甚至漏洞,显而易见的就是后者必须公开进行,征得双方的同意才能签署,而家族信托则可以委托人单独设立即可成行,更为重要的,就像李魏指出的,家族信托对财产的保护不仅限于收入分配,更来自于对婚后债务问题的规避。简单来说,如果夫妻一方发生(甚至人为制造)债务黑洞,那么婚内财产就不可能置身事外,而在家族信托的保护之下,则可以免除这方面的后顾之忧,更直接的避税筹谋.

    从婚姻的角度来说,家族信托是为情感买的一个远期保险,但是从税务的角度来说,刘强东的信托安排则为其避免了眼前的财富流失,就像中国香港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宁财女所说的,跟相不相信爱情无关,跟相不相信税务有关
    对于在企业上市后而身价倍增的刘强东来说,这是一个更为直接的效果,从宁财女的计算就可见一斑:以2014311日刘强东被授予9378万的京东股票为例,当时的估值是按照每股6.3美元计算的。招股书披露在京东上市的当天,刘强东卖出了13900360股京东的股票。假设其以19美元的招股价出售,假设零成本,那么获利是2.6亿美元。如果通过BVI公司持股或是个人持股,这笔收入的增值税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
未上市公司是很难估值的,往往上市之后的股价会远远超出预期,那么持股人在财富暴涨的同时也会缴以重税,有些企业家在上市时没有做海外信托架构安排,例如恒大的许家印先生、Canadian Solar的瞿晓华家族等,就付出了惨重的税务代价。宁财女表示。

 

    可以说,通过设立家族信托,刘强东就可以免除伴随财富升值而紧随其后的高额税收,放入家族信托中的股票,即便从6.3美元暴涨到19美元,只要获得的现金增值继续留存在信托里,由于离岸信托设立在税务天堂,对信托内未分配资产的增值没有征税要求,只有当未来这些资产分配到信托受益人的时候,才会根据后者的税务所在地的规定交税。比如在中国,会按照一次性所得来征收20%的税收,如果以后加入其他国籍,税收则会发生变化,比如中国香港就是没有分红税的。宁财女表示。
    这也是海内外许多企业通行的做法。2014年,年仅24岁的中国女孩纪凯婷成为胡润富豪榜榜上最年轻的富豪,理由就在于其通过不同的公司及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的股权,合计约13亿美元,尽管这部分财富是否可以直接计算为纪凯婷的身价还存在争议,而这种信托架构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也存在瑕疵,但后来的效果正如业界所分析的那样,由于其父龙光地产的实际控制人纪海鹏是中国公民,按有关法规,中国公民成立的离岸公司必须向中国政府汇报,公司分红也要缴税。但2012年起拿到中国香港身份证的纪凯婷拥有的离岸公司无需向中国政府报告,公司分红也不必缴税。由此可见,设立家族信托已经成为诸多企业家的未雨绸缪之举,不管是规避税收,还是防患未然,调研过中国香港所有上市公司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博宏就曾向媒体指出,保守估计来说,全香港超过半数家族企业使用了信托来持有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