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能回来看看我吗?

www.gmyc.org.cn 2019-12-16 本站原创

我叫汤婷婷,是中华遗嘱库机构支持部、法务部总监,日常在广州工作。上周,我出差到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二登记中心(以下简称“北京二中心”)交流学习。


一日,一位中年市民到北京二中心指名说要见我。


见我?正忙于工作的我有些诧异。


一则我在北京的时间较少,认识的人并不多;二则我一般主要负责处理法律事务上,很少接待市民。


带着满腹狐疑,我在接待室见到了这位市民,他约摸50上下,一身休闲打扮,面容显得有些憔悴。


他在接到我的名片确认我的身份后,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页面显示是我前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比活着更重要的,是有尊严的活着》。


“汤老师,您这篇文章我反复读了好多遍,今天冒昧过来找就是想要了解安心都护服务。没想到能见到您。真是太幸运了。”


就这样我俩开始了一上午的交谈。


一时冲动离了婚


这位市民姓马,早年曾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后来离婚了,儿子跟了前妻。


谈到这段时间并不长的婚姻,马先生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悔意。


原来他和前妻属于闪婚,两个人一见钟情,恋爱开始的快也很顺利。所以没多久两个人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很快就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


“可能一切都太顺利了,所以我没有好好珍惜。”马先生叹了口气接着说。


儿子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刚刚组成的小家庭带来欢乐。很快马先生发现妻子变得神神叨叨,常常会毫无缘由的发脾气哭泣。“那时候我太年轻,不知道妻子是生病了,她患上了抑郁症。一气之下我跟她离了婚。”马先生开始有些激动了。


离婚后,他净身出户,孩子和房子都留给了妻子。


留下一生空后悔


马先生后来虽然经过奋斗也买了一套房子,但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一晃就单身到了现在。


“现在想起来,自己在冲动之下,贸然放弃有妻有儿的家庭,真的是悔不当初!”马先生说。


马先生告诉我,这么多年虽然前妻和儿子离自己并不远,但却从来没有来往过。“我不怪他们,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他们现在过得不错就满意了。”


“我的晚年该何去何从?”虽然他才50出头,但前不久才去脑科看过门诊,医生告诉他有脑部疾病的隐患(具体什么疾病他没有说)。想到自己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的儿子,他感觉很心酸。


“您一直单过,突发情况一般找谁啊?”我问他。


“都是我兄弟姐妹帮衬着,他们对我一直都不错。”马先生说。


“那以后养老呢?”我追问着。


“还没明确了。”马先生说。


安心都护 安享幸福每一天


既然他是来问我安心都护服务,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详细地给他介绍了“安心都护”服务可以给他解决的问题和他需要配合的地方:

首先,安心都护服务是为他在丧失部分或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下指定自己未来监护人的服务(也可以理解为,指定好未来谁来照顾你);


其次,这个服务必须是双方都自愿才能形成协议约定关系(也就是你想要谁来照顾你,那个人也必须同意才可以);


第三,这个服务并不是就免除或者剥夺赡养义务人的赡养义务(比如马先生有儿子的情况下,儿子如果后来回心转意要照顾马先生,他还是可以去争取马先生的监护权)。

 

在两个小时的接待时间中,马先生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临走时,他握着我的手说,自己马上回家跟兄弟姐妹确认好之后再回来找我。


看着马先生离开的背影,我不禁有些感伤:虽然马先生没提,但我能看到他对儿子的一丝期盼和对前妻的无限懊悔。


我真心希望马先生的儿子能看到这篇文章后,可以回家看看这位已经自责后悔多年的父亲。切莫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待”,让父亲的懊悔伴随自己的一生。

现在有一个很流行的词汇形容如今的中国社会,叫“未备先老”,意思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就已经发现老了”。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在无情的时间面前,面对老、弱、病、残,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安心都护产品服务流程如下:

 

 


咨询安心都护请联系中华遗嘱库全国登记中心或联系服务负责人:

汤婷婷186 1319 5984


 

作者介绍:

汤婷婷:

 

中华遗嘱库法务部总监、优秀星级讲师、资深遗嘱指导顾问。

在遗嘱咨询、富传承规划和遗产管理等方面具有丰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