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正确认识遗嘱的重要性,家族传承不只是财富还有精神

www.gmyc.org.cn 2019-12-11 本站原创

 

 

 

 


 


 

2013年,首个关注公民遗嘱问题的公益项目“幸福留言——中华遗嘱库”在北京启动,一时间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与讨论。有的人认为这个项目是个笑话,中国人不需要遗嘱也很难接受,传统文化根本容不下这“洋玩意儿”。作为中华遗嘱库的发起人,陈凯坦言创立初期并不顺利,有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也有来自公民法制观念的挑战,但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陈凯

中国财富传承文化发展倡导者
中华遗嘱库创办人
北京阳光老年健康基金会理事长
民盟中央第十一届法制委副主任
中国首个家族慈善信托设计者
某国财政部中国事务法律顾问


国人讳之不及,西方三十而立




过去,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老人们总是不太乐意提及遗嘱和遗产分配的问题,认为过早安排有点不吉利,而子女们有的虽然知道不立遗嘱会在日后造成很多问题,但是出于对老人的尊重和孝顺,不敢说也不敢问。久而久之,似乎就形成了一种默契,大家都决口不提遗嘱的事,等事情发生了再想办法去解决。


2007年,陈凯去往澳大利亚HWL律师事务所进行交换工作,当时全所有3000多名律师,而只有他一人来自于中国大陆,于是在茶余饭后同事们总喜欢问他中国有什么新鲜事可以分享。那时候国内正巧发生了一个大事件,那就是侯耀文的遗产纠纷案,陈凯把案件的背景和经过告诉了同事们,大家听后都表示非常惊讶,他们很不理解像侯耀文这样的人,生前为什么不设立遗嘱呢?陈凯只好给大家解释说,中国人就是不习惯写遗嘱的,几乎没人会在自己一切安好的情况下立遗嘱。后来一打听,这些同事们都早已写下遗嘱,而他们的年龄也不过30、40岁而已。


这件事引发了陈凯的思考,他后来一想:一群律师,专业人士,有钱有法律意识,可能他们提前设立遗嘱也比较正常吧。但是没过多久,陈凯与当地人交流时,又聊起了侯耀文遗产案,交流的人可以说什么阶层什么职业的人都有,但结果却深深触动了陈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已经设立了遗嘱,人手一份,无一例外。


机缘巧合,陈凯回国后,连续接手了几个高净值人士的遗产调解案件,虽然最后没有走上法庭,但是在整个处理过程中,他发现了很多问题: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人富裕起来,而且未来会越来越有钱,有钱的中国人就会遇到他们几千年都遇不到的一些挑战,其中一个挑战就是他们的财富传承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家庭内部对于财富的分配产生争斗只是一个侧面,这当中蕴含着更巨大的风险。所以,遗嘱很有必要,但写一份遗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需要做更多,可能需要一个平台来承载。


从四面楚歌到誉满天下


在很多国家,有从事登记和保管遗嘱业务的律师事务所,但这种形式很难复制到国内。从法律上讲,立遗嘱这事应当是跟律所建立关系。但在习惯上,中国人有需要会找某一个律师,而不是找律所。而国内律师的情况很复杂,首先是公信力存在短板,其次是跳槽、出国、生病等情况都有可能对立遗嘱人产生重大影响。而公证处手续又很麻烦,且不能给立遗嘱人提供技术指导。


经过研究与学习,陈凯发现新加坡在2003年成立了遗嘱登记署,这种形式可以同时弥补律所和公证处两方面的短板,正好可以借鉴。但是,新加坡遗嘱登记署只负责登记,并不具备保管和公示的作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正大光明匾”的典故:清代的皇帝会提前将遗诏写好放入一个木匣之中封好,藏于乾清宫正殿的“正大光明匾”后面,等皇帝驾崩以后才会取下当众宣读,昭告天下。陈凯觉得,现代的国人也需要这么一块“正大光明匾”,于是他想到了“遗嘱库”这个词。


2013年,中华遗嘱库第一个登记中心设在西交民巷73号,由于担心人们还难以接受遗嘱,陈凯还事先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当时有一些学界、艺术界、文化界的专家,还有一些学者,甚至一些政府官员,还是有不同意见。当时大家各抒己见,很多人觉得中国人不需要遗嘱,中国社会不需要遗嘱,认为这是“离经叛道”的行为。但是谁也没想到,“中华遗嘱库”开张第一天就门庭若市,排队的长龙把半条街都堵了,就像是吹开了火山口上的浮土,蕴藏已久的能量瞬间爆发了。


截止2019 年8月,中华遗嘱库和全国各地的公益机构合作,已经在北京、天津、广东、江苏、广西、上海、重庆、浙江8 个地区建立了公益遗嘱登记中心,保存了将近15万份的遗嘱。中华遗嘱库建立了一整套符合法律规定的软硬件流程,通过专业登记软件,借助人脸识别、身份验证、密室登记、指纹扫描、现场影像、专业见证、文件存档、保密保管以及司法备案等功能,使立遗嘱人订立遗嘱的真实性得到了有力保障。涉及诉讼的,中华遗嘱库还将依法为当事人出具证明文件。2018年起,中华遗嘱库系统接入“司法电子证据云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备案,可供法官在庭审中直接查看和核验。2019年7月,中华遗嘱库推出“房产继承过户代办”的便民服务,为继承人解决“跑断腿”、“继承难”的问题。


秉承“解后顾之忧,传和谐家风”的宗旨,中华遗嘱库将向全社会传播幸福留言理念,帮助更多人管理好家庭事务,和谐传承财富、传递幸福、传递关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与支持。


遗嘱在传承中的独特作用


说到传承工具,陈凯觉得首先要树立一个观念,就是没有一个工具可以包打天下的。如果一个工具可以包打天下,那么其他工具为什么要存在呢?各种工具都是有利有弊的。世界上没有一种工具是完美的,任何一个工具都有它无能为力的地方。

就遗嘱而言,有三大优势是其他工具无法比拟的:


1.遗嘱对非现金财产的风险管理优势很明显。比如说保险是无法实现非现金财产管理的,家族信托理论上可以实现,但在实践中操作起来非常困难,绝大多数信托公司都不愿意或者不希望把非现金财产作为他们的管理对象,信托主要还是对现金财产的管理,非现金资产只是一种附加。目前国内的高净值人群,大部分的资产还是非现金资产,遗嘱可以让非现金财产的风险得到妥善管理,它不是对财产直接进行管理而是对财产的风险进行管理,可以保护财产,不至于流落到外人手里。

2.任何一个人写完遗嘱,财产还是在自己手里。写遗嘱不需要把财产交出去,不需要交给任何人,而保险和家族信托都有这个问题,买了保险或者成立信托,都是要将部分资产交给机构的,就不在自己手中了。不需要交出去就给自己保留了很大的自由度和操作空间,同时也实现了对自己意志的绝对化。另外,写遗嘱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财产地私密性,虽然保险或者信托公司的从业人员也有高尚的职业操守,但是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3.遗嘱可以附加很多个人的精神财富。比如说对家人和其他的亲属,不仅仅是一种法律上硬的东西,也有精神上软的东西。对家人的影响,对家人的叮嘱、家训,家族的故事,对大家的祝福,自己后事的安排等等,遗嘱可以起到一个精神的传递。



为什么要找专业机构设立遗嘱?


遗嘱在法律上并没有要求说一定要去找专门的机构操作,只要符合法律的规定,遗嘱就是有效的,但是陈凯认为还是应该找专业机构来做才比较稳妥。


举个例子,就像拔牙一样,没规定拔牙一定要去医院,你拿老虎钳在家拔牙也不是不行,有很多人也是这么干的。但是你自己拿老虎钳去拔牙就有可能发生感染的风险,有引发疾病甚至死亡的风险。



写遗嘱为什么要找专业机构?因为遗嘱是一个你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可以说是一个禁区。在中国,绝大多数律师事务所都是不会为客户写遗嘱的,有的是没有这个能力,有的即使有这个能力也不愿意去做。因为确实风险比较大,很容易就把客户的遗嘱写成无效的遗嘱,目前能够真正掌握遗嘱的制作方法、做到万无一失的专业机构确实是很少的。其实,在中华遗嘱库成立之前,国内是找不到一个以写遗嘱为主营业务的机构的。很多人以为在公证处写就对了,其实在公证处的100多项业务中,遗嘱只是他其中一项,而且只占他业务量的1%,所以是没有人会专门为你耐心地解释全部内容并一直跟踪服务的。


法院审理的案件有过统计,在上海、北京、深圳三个地区,超过60%的遗嘱被法院认定为无效,可见自己在家写遗嘱的风险有多大。要写一份合法有效的遗嘱,需要对法律有非常深刻的认知,因为遗嘱对形式的要求特别严格。


毋临渴而掘井,应未雨而绸缪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很多事情的发生会出乎我们的意料,陈凯也在分享过程中反复强调了:不要老是问询事后怎么办,而是要思考事前如何防范。作为家族传承领域的从业人员,他认为不能只为客户思考事后怎么办,这就跟作为律师没什么两样了,传承还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事情,不是完全的法律思维。


比如当事人生前没有写好遗嘱,那么他的财产就按照法定继承顺序,第一顺位的分别有:配偶、子女和父母,按照中国大陆的法律,所有继承人将平分遗产。需要注意的是,不是按身份平分,而是按人头平分。比如说被继承人,其生父母和继父母可能是三个人,子女只有一个人,那么在法律上生父母和继父母可以分得三份,子女只分得一份。


有的人说我父亲过世,那我继母跟我父亲才结婚一年,那我的继母是不是就分得少一些,我做了几十年的儿子,是不是得多分一点?对不起不好意思,做了一年的继母跟你做了几十年的儿子一样多,即使是你父亲的婚前财产也是一样多。你说是不是能够维护我多分点钱,我父亲的财产是要给我而不是要给我继母的,不想给继母那么多。对不起,那不是你的合法权益,而你的继母分一半是她的合法权益。



如果说要伸张自己的合法权益,在目前的法律体系下可先通过协商,就是所有法定继承人之间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在法律上就只能够通过法院来自己解决了。在伸张权益过程中有很多的奥妙,比如说往往因为没有写好遗嘱呢,财产的范围不清晰,就容易导致转移财产,或者虽然没有转移财产,但是被别人质疑转移财产……如果没有写遗嘱,到时候结果真的发生争议纠纷,那建议只有一个:找个好律师,死马当活马医,因为很多事情已经无能为力。


遗嘱并不就是最后的意志


中华遗嘱库成立6年多以来,立遗嘱的人的平均年龄,每年是逐年下降的,这个趋势是很明显。下降的原因,一个是老龄化的加剧,使得新的老年人越来越多;另一个是立遗嘱的这个观念越来越受到大家的认可。提早立遗嘱、在健康的时候立遗嘱,这样的观念正在局部的形成。


陈凯在澳大利亚访问期间也咨询过专业的人士,他们认为结婚了就应该要写遗嘱,如果结婚不写,有孩子了那就一定要写,如果有了孩子还不写就不太合理了,这个是西方国家对写遗嘱最佳时期的看法。



大多中国人总以为遗嘱是要在最后才写的,这个观念是错误的。首先呢,遗嘱不是最后的意志,而是目前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无法预测自己什么时候离开,所以不要以为写遗嘱是要在最后时刻才能写,而遗嘱也不代表是自己最后的决定,因为遗嘱应该要定期审视,定期修改的,或者当发现遗嘱内容可能不符合自己新的意愿了,就可以随时修改。


每一个人都很关心自己辛苦一辈子的财产将来会怎么样,中华遗嘱库作为一个公益项目,为年满60周岁、资产不超过两套房的老年人提供免费的遗嘱咨询登记和保管服务,但是公益服务无法做到满足复杂的个性化需求,而一些高净值人士也不适合占用公益资源。


中华遗嘱库提供核心的遗嘱登记、保管和传递等服务,因为这些服务是无法通过商业服务来实现的。首先登记必须有公信力,是直接跟法院系统对接的,将来如果一旦产生矛盾纠纷,可以直接通过法官进行当庭认证、核验,而商业机构是不具有跟法院的系统进行对接的便利的。但是,一些个性化的服务应该由商业机构来实现,中华遗嘱库授权了40多家商业机构来为高净值人群做高端定制服务,这样就能满足不同人群对于遗嘱的要求。


家族办公室的遗产规划与慈善公益服务


家族办公室这个业务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必然结果,一些大的家庭确实有这样的需求,陈凯认为家族办公室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家族办公室这个行业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扯虎皮做大旗,没有实际的服务内容,仅有理财产品的销售或者是说投资的委托,那实际上是理财机构换了一个名字而已。也确实有一些大家族成立的家族办公室,是为自己的家族来提供家族式管理的例子。目前这个状态下,各种尝试都是有意义的。


陈凯想要提醒大家的是,一个家族办公室不管他有什么服务,管家服务、医疗服务、交易服务、理财服务等等,这些都能够在市场上找得到相应的机构,目前中国的家族办公室有两块服务是国际上正式的家族办公室一定会有而却常常缺失的。



第一块是遗产规划的服务,包含所有遗产的规划,而不是一部分现金遗产的规划,其中也牵涉到遗嘱的设立、保险与家族信托的架构搭建等等;第二块就是慈善公益,一个真正的大家族,一个可以配得上家族办公室的家族,不可能没有慈善,如果没有慈善这个版块,这个家族一定会四分五裂,很难延续下去。这个理念在国际上也算是达成的一个共识,当然慈善的部分占多少,比例可大可小,大的可能全捐了,小的可能只是作为家族传承的一种补充,或者说是一种家族精神的体现。同时,大家也要认识到慈善也是一个很厉害的财富管理、财产保全和传承的工具。

End


文章转载:优脉财富汇
作者:金管家财富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