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母亲与80岁的雇主生活14年换不来一纸证书

www.gmyc.org.cn 2019-11-18 本站原创

编者按:

女儿希望母亲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有一个家是没有错,但是错就错在不应该逼迫老人,不管多大的老人都应该是谁的婚姻谁做主。


01

14年换不来一纸证书


图片源自于网络


“母亲李老太60岁在别人家做保姆,已经14个年头,被照顾的邢老汉因为也没有老伴,因此两个老人日久生情走到了一起”但王女士想让母亲跟邢老汉办结婚证,但遭邢老汉拒绝。


调解员:“为什么不劝劝你母亲让她离开呢”?


王女士:“劝了,只要老头一哄她都好了”作为女儿为老人的幸福考虑无可厚非,事情真的如她所说吗,随后调解员跟随她来到邢老汉的家中。


调解员问李老太:“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李老太:“搭伙过日子跟一家人一样”。


调解员:“没有领证吗”?


邢老汉:“没有,儿女也都不小了,不好意思说结婚的事”。

图片源自于网络


王女士忍不住插话:“我母亲跟你过了14年了,也应该去领个结婚证啊”。


邢老汉:“你们都别操心了,我跟你母亲都没有操过这个心”。


王女士的质疑让邢老汉很是生气,可通过他们的谈话中也听得出来邢老汉对王女士的母亲有感情,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做真正的夫妻呢


邢老汉:“我要是一领结婚证我这六间房子最起码有她的一半,要是真领结婚证了麻烦事太多,她的女儿不来搅和就没有一点事”。


调解员:“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感情深了,一旦领了结婚证之后他们担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与矛盾,我也问过你母亲她也没有心去要邢老汉的东西,你母亲就觉得她就是一个保姆,每个月给开500块钱的资就行了,按说这个结婚证的事情你们只能说是建议,但不能强迫,领不领是他俩说了算”。

李老太说:“虽说自己在这里仅仅是一个保姆,伺候着一个80多岁的邢老汉,可他们相处的很好,对她来说老年快乐比钱更重要,我要走了他咋生活”。

调解员:“你母亲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不忍心留下邢老汉一个人,你们就尊重母亲让她把邢老汉给照顾好,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调解员希望做女儿的为了母亲的晚年生活过得开心,改尊重母亲的选择。

最后调解员嘱咐邢老汉:“以后你们两个好好的相处,也免得让子女们担心挂念,行吗”?

邢老汉:“行”。


02

保姆上位成功,逼80岁丈夫转让房产


李菊(化名)今年50岁了,她的丈夫郑曲祥(化名)今年80岁,是典型的老夫少妻。


李菊和丈夫有一栋八层楼的自建房,自住一套面积180平米的房子,其余用来出租,但是在半年前,郑曲祥却将李菊从180平米的房子里赶了出来,一夜之间李菊从住豪宅的包租婆,沦落到了只能够蜗居在面积仅有20平米出租屋的黄脸婆。


图片源自于网络


相隔一层楼,却远似天地,巨大的心理落差让李菊不禁悲从中来。


李菊来到丈夫郑曲祥独居的五楼,无论她怎样敲门,郑曲祥都不开门,房里也一直无人答应,李菊猜测郑曲祥极有可能是外出散步了,所以在李菊等郑曲祥的半个小时以后,在楼下见到了郑曲祥。


听到李菊提出想搬回五楼的想法,郑曲祥默默不作声,甚至丝毫不愿意与妻子李菊交流,为了摆脱李菊的纠缠,直接将李菊置之门外。


李菊因为担心郑曲祥打自己,所以就不再继续纠缠郑曲祥。


李菊说,自己是郑曲祥的第三任妻子,而且郑曲祥有六个小孩,她与郑曲祥有一个小孩名叫郑家文(化名),郑家宝(化名)是郑曲祥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其余几个孩子差不多都定居在海外。


李菊回忆说,郑家宝的母亲去世了,所以继子郑家宝是李菊一手带大的,如今见到继子郑家宝恩将仇报,李菊心痛不已。


按照李菊的说法,那栋八层楼的房产市值大约是在6000万以上,而正是这栋价值不菲的房产分配不均,才导致了继子郑家宝和后妈李菊的反目成仇。


李菊认为就是继子从中作梗,目的就是想要独占6000万的房产


来到继子家门口,却无人应答,随后李菊拨通了继子郑家宝的电话。


在电话中,郑家宝说道,自己的妻子刘玉(化名)被李菊的儿子打进了医院。


最后在医院见到了继子郑家宝,郑家宝说,自己父亲和后妈李菊的感情早就破裂,后妈李菊还曾经威胁父亲,将这栋八层楼的房产转让给她,遭到父亲拒绝后,李菊用剪刀刺伤了自己的父亲。


为了安全起见,郑曲祥和李菊开始分居,郑曲祥独自居住在五楼,李菊住在三楼的小房子里。郑家宝说20几年前,李菊是请过来当保姆的,万万没想到的是,李菊竟然从贴身保姆变成了他的后妈。


后来因为房产的原因,李菊的亲生儿子郑家文甚至挥刀砍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嫂子,后来在邻居的阻拦下,才停止了这场打闹,但是郑家宝的妻子却受伤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里见到了郑家宝的妻子刘玉,当时刘玉一头的纱布,刘玉对于当天的事情一肚子的苦水,面对李菊种种行为,刘玉和郑家宝俩夫妇身心俱疲。最后李菊也来到医院,见到了郑家宝夫妻二人。


一见到郑家宝,李菊就痛斥郑家宝,不顾昔日的养育之情恩将仇报,但郑家宝回忆起小时候,便是一眼的心酸泪,小时候甚至为了避免和后妈李菊的相处,他在各个亲戚家轮流寄住,后妈李菊对自己根本就谈不上丝毫的照顾,在郑家人看来,李菊所做的一切表面功夫就是为了上千万的资产。


图片源自于网络


在医院里,刚见面没多久双方就是火药味十足。


事实上,这栋楼的前身是郑曲祥和郑家宝的生母,再加上郑家宝的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四个孩子,共同出资所建的。


最开始只有四层,除了一套自住以外,其余的房子都用来出租了。


郑曲祥的第二任妻子去世后,郑曲祥用前四层收租回来的钱,以及向承建商借的钱又重新加建了四层,也就是现在的这一栋八层的楼房,也就是说这栋八层楼,从头到尾都不是李菊出资建的,房子的户主依然是郑曲祥。


面对继母李菊的分割房产,郑家宝就开始怀疑,当初李菊嫁给自己的父亲,就是为了得到父亲的房产。


郑家宝说其实在半年前,关于房子如何分配的问题,一家人就已经协商好了,协议上写明这栋八层楼的房子,分别由郑曲祥的六个儿子继承,而且李菊分得三楼全层,共五套房子,而李菊的儿子郑家文分得二楼全层。


刘玉认为,李菊母子俩已经分得两层楼却还不甘心,想得到整栋楼,实在是贪得无厌,而且自从家庭协商分割财产之后,李菊只负责两层楼的收租,并且常常借故骚扰,让他们不堪其扰。


图片源自于网络


而这次她受伤住院,起源也只是因为一把钥匙而已。


原来,整栋楼的水电表是装在外边的,没想到的是李菊却利用这条狭窄的小巷,养起了三十多只鸡,臭气熏天卫生状况极差,引起了整栋楼租客的强烈不满,所以刘玉夫妻二人,将这条小巷封住并上了锁。


没有钥匙的李菊,每个月为租客抄水表极不方便,也正是因为这把锁,才让两家人的关系一度僵持不下。


最后考虑到实际情况,刘玉把钥匙交给了李菊,李菊拿到了钥匙,心结解开了。


对于曾经做过的事情,李菊没有继续反驳,见到刘玉头上的伤,李菊心里有愧。


同住一栋楼低头不见抬头见,或许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是两家人和平共处的最好的方式,家庭财产分割协议书已经签订,木已成舟,如果李菊在纠结于财产分配不均的话,也只能和丈夫郑曲祥再次协商。


无论当初李菊是为了金钱还是感情嫁给郑曲祥,但是现在年过80的郑曲祥,只希望能清静的安享晚年。


李菊表示,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定会争取得到郑曲祥的原谅,和同住一层楼的家人和平共处,家和万事兴,希望李菊最后能真正明白,化干戈为玉帛,不要再让悲剧重现。


站在保姆的立场来说,老人当保姆是老伴的情况下也是要有给些名份,或是留些财产,保证有的住或是可以渡过后半生,可以留个遗嘱来确保保姆的名分。


一个幸福的晚年有一个家是没有错,不管多大的老人都应该,是谁的婚姻谁做主,最起码他们拥有感情的同时他们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顺其自然最好。


这类事情没处理好难免会有悲剧,而避免这类事情的发生,专业的遗嘱可以避免此类的事件。